广东离生育友好型社会还有多远?

[摘要]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实施一年半,医疗、教育等方面仍需投入更多资源

广东离生育友好型社会还有多远?

1/2预计近两年广东将迎来生育小高峰。南方日报记者朱洪波摄

“叮——”网店有了新的订单,宁琳(化名)一边忙碌地回复顾客的问询,一边把8个月大到处乱爬的“二娃”团团从床边拎回身边。2岁半的大女儿妮妮正在床上跑跳,一不小心踩到团团摔了一跤,孩子的哭声瞬间在房间此起彼伏。

“有了两个孩子,更加‘困身’了。”宁琳立刻放下手机去哄娃,这位“90后”的年轻妈妈为孩子放弃了工作,但内心还是有些不甘:“同龄人都在社会里闯荡,朋友圈里都是各种旅游和出差的照片。而自己只能在家带孩子,还担心和社会脱节。”

“70后”妈妈张洁(化名)面对来之不易的二胎,感觉则是“很幸福”。在广东全面放开二孩之前,她刚好符合“单独二孩”的条件,生下了第二个孩子。

“二孩时代,广东‘最能生’。”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原新教授说,从新增人口总量看,广东增量最大。根据广东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省新增人口150万,其中,新出生人口近130万,其中新增二孩40.7万。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实施一年半,广东的人口情况如何?未来发展有何趋势?影响二孩生育的因素有哪些?广东离生育友好型社会还有多远?本期特稿将详细解读这一政策对广东的影响。

●南方日报记者朱晓枫

预计近两年迎来生育“小高峰”

根据国家统计局资料,2016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786万,比2015年增加131万人,增幅7.9%,这是进入本世纪以来出生人口数量最多的一年。

广东的情况如何?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介绍,广东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以来,效果已经逐步显现。今年1-4月,新生二孩占出生人口五成以上,预计今年和明年,都是出生的小高峰,之后将回落。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原新教授认为,如果用各省份总人口占全国总人口比重与出生人口占全国出生人口比重比较,2016年出生人口占比显著高于总人口占比的省区,依次为广东、河南、山东、广西、福建、河北等6省区。若按出生活产统计,广东省的出生人口占全国10.3%,是全国“最能生”的省份,山东省出生人口数量比前一年净增加43.5%,是全国“最敢生”的省份。

根据广东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省新增人口150万,其中,新出生人口近130万。

董玉整认为,导致广东“最能生”的原因,一是广东人口基数大,二是广东的生育环境相对友好,人们的生育意愿与生育行为能够较好地统一。比如,广东的离婚率在全国相对较低。三是广东的人口城镇化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研究表明,城镇化水平是影响人们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的一个现实因素。

广东人口发展的未来趋势如何?董玉整认为,首先人口总量会在近期进一步增加,但随着育龄妇女数量减少、结婚生育年龄越来越大,“十三五”之后人口增加的数量会逐渐下降。同时,人口老龄化会快速发展。据统计,2016年末,广东常住人口10999万人中,0-14岁人口数为1895万人,占比17.23%,较2015年(17.37%)降低0.14个百分点;65岁以上人口数为940万人,占比8.55%,较2015年(8.48%)升高0.07个百分点,较全国2015年比例(10.8%)要低2.32个百分点。

“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虽然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广东的问题还较轻一些,但是,人口老化现象已经很明显,社会的老年抚养比增加。”董玉整说,若按照国际社会65岁以上人口占比7%就算是进入了老年社会的标准,广东已达8.55%,早就进入老年社会了,广东必须重视和积极有效应对老年化等问题。

此外,董玉整分析,人口将继续向珠江三角洲聚集,广东人口城镇化任务也很艰巨。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10日,广东省流动人口达4048万人,其中省内流动人口1105万人,省外流动人口2943万人。广州的流动人口也占据了人口总数的“半壁江山”。广州市流动人口计划生育管理办公室主任李益平介绍,截至今年5月底,广州户籍人口888.83万,流动人口713.41万。

广东省是全国流动人口第一大省,珠江三角洲为全国主要的人口流入地区,但广东省内有的地方是人口净流出地,常住人口少于户籍人口。全省有54%左右的常住人口聚集在珠江三角洲的9个市,这种人口向大城市、特大城市聚集的趋势一直没有改变,现在还在延续。董玉整说,人口分布不均衡,是广东人口的一个重要特征,对全省整体创新发展存在一定的牵制影响。

而在人口城镇化方面,2016年末,广东城镇常住人口数为7611万人,占比69.2%,较2015年增加0.5个百分点。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是我国实施新型城镇化的战略任务。董玉整认为,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到2020年,广东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达到71.7%。不断加大培训力度,大力培养新型市民,提升全体人口素质,必须政府和社会共同努力。

高龄孕产妇比例明显增加

“医生,我还能生二胎吗?”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夏薇说,这是近期大部分前来问诊的女性问的第一个问题。

在统计数据中,值得注意的是,35岁以上的高龄孕产妇比例明显增加。今年1-4月的比例比七年同期增加了近七成,广州等一些珠三角城市,甚至增加了近一倍。

“一般来说,35岁以上为高龄产妇,40岁以上为极高龄产妇。以往来求医的极高龄妇女很少,现在80个门诊病人里差不多1/3都是40岁以上。”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妇产科生殖中心一级主任医师杨冬梓教授说。

董玉整认为,这就反映出一些人是在“补救式生育”,同时也反映出人们的生育年龄有越来越高的趋势。

高龄产妇可能面对什么风险?董玉整分析,一般认为主要有五大风险:一是胎儿畸形,二是妊娠高血压,三是易发生产程延长、大出血和难产,四是可能会诱发自身的隐性疾病,五是可能会导致身体出现其他病变。还有的研究指出高龄孕产会出现受孕困难、孕产妇情绪变化波动较大等情况。

面对怀孕难的问题,许多高龄女性选择了辅助生殖技术。但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3月,近一年到中山二院生殖中心做试管婴儿的45岁以上女性有近200人,成功生下孩子的目前只有1例;在中山三院,通过辅助生殖40岁以上生出娃的是6人。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生殖中心副主任张清学教授指出,在生育力方面,与30岁相比,40~41岁下降53%,42~44岁下降59%。

由于高龄孕产增加了母婴健康风险,因此会给医疗机构增加更多的病例、病人,对医疗机构的技术力量、医疗水平、队伍素质、管理能力等,都是新的考验。

省卫计委数据显示,2015年全省高危孕产妇的检出率为30%,较2013年增长了12%;在乡镇级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分娩的产妇从2013年的34%下降到2015年的27%,更多的孕产妇选择到县级及以上助产机构分娩,县级以上医疗机构的产科、儿科压力持续增加。

针对这个情况,广东作了哪些努力?2016年8月,省卫计委就印发了《广东省切实做好高龄孕产妇管理服务和临床救治实施方案(2016-2018年)》,对孕情监测、妊娠风险评估和预警、建立危重孕产妇和新生儿救治网络等作了具体要求。

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刘银燕介绍,广东不断推进妇幼保健和计生服务机构整合,深入推动国家免费孕前优生健康检查项目,实现县(市、区)全覆盖,目标人群覆盖了超过99%。建立孕产妇和新生儿三级危急重症救治网络,全省建成163个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149个新生儿重症救治中心。

董玉整认为,随着社会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的巨大变化,结婚迟、生育迟、绝经迟,将成为社会越来越普遍的现象,以现在的标准所界定的高龄孕产人数会越来越多。“正确认识、科学解决、有效应对高龄孕产问题,是全社会所面临的重要问题。”

幼儿园医院准备好了吗?

“70后”二孩妈妈张洁的大女儿快上初中了,小儿子也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工作日的每天早上,她都要6点多起床,收拾完准备好早餐,再与宝宝“斗智斗勇”,收拾好去上幼儿园。

“如果能抽中楼下的公办幼儿园,我们也不用起这么早去挤公交车了。”张洁的宝宝现在上的是一家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距离较远,坐公交也要半个多小时。“园区也比较小,孩子们活动范围不够大,我心里还是想让孩子上公办的。”

全面二孩后,对教育资源提出了挑战。据统计,2016年年底,广州共有幼儿园1749所,在园幼儿467844人,2015学年3周岁及以上幼儿毛入园率125.64%,基本满足全市适龄幼儿的入园需求。在这1749所幼儿园中,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占比77.1%。

2014年至2016年,广州市新建公办幼儿园85所,改扩建公办幼儿园114所,转制复建公办幼儿园9所。2016年年底,广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占民办幼儿园66.6%。

然而,公办幼儿园的竞争依然激烈。截至今年5月18日的数据显示,今年广州全市6700多个公办幼儿园学位吸引了共有2.8万多人报名,超过八成幼儿园“每三人抢一个学位”,报名人数最多的是从化区第二幼儿园,1049人报名争135个学位。竞争最激烈的是广州市白云区行知云山熹景实验幼儿园、广州市花都区花城街中心幼儿园,17人争1个学位。

“90后”二孩妈妈宁琳,也没有抽中公办幼儿园。“抽号竞争很激烈啊,但是抽不到也没办法。”就近入读的私立幼儿园开销大,每年好几万元的学费,对家里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两个孩子要是都上私立,开销就翻倍了。”

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宁琳已经开始为她上小学发愁:“要不要买个学位房?”

义务教育方面,2013年广州市教育局联合市规划部门启动了《广州市中小学建设发展策略研究与布点规划及中小学建设控制性导则规划》编制工作,形成了“1+N”成果体系。其中,“1”为中小学发展策略与布点规划,主要内容涵盖了中小学发展现状与趋势分析、发展目标与策略、规模预测、分类指引、布局优化和实施计划等内容;“N”为11个区中小学控制导则,是各区中小学建设指引性和重要参考文件,是未来中小学建设控规优化的重要参照。规划到2020年并展望至2030年,全市规划中小学校约2184所,有效缓解学位需求。

除了教育,二孩妈妈们另一个忧心的是看病。儿科与急诊科,是她们最常去的科室。

“广州市妇儿中心的科室都开放预约挂号了,我觉得很方便。”宁琳回忆小时候看病,还常常需要守候在医院门口等放号。“现在手机点几下就能预约好,而且在约定时间段到医院也不用等太久。”

但是,儿科医生的一号难求,让宁琳十分操心。“有一次普通号和专家号都没有了,我们只好挂了特诊。特诊问诊得更详细,但是好几百元的门诊费多了也看不起。”

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广东0至14周岁(少年儿童人口)1884.67万人,2015年全省儿科医师10208人,占全省医师总量的4.6%,明显低于内科(占比18.7%)、外科(占比10.4%)和妇科(占比10.3%)。目前,广东省儿科医师主要集中在综合医院儿科(占比52.0%)、妇幼保健院儿科(占比22.9%)、儿童专科医院(占比11.0%)、基层医疗机构(占比10.6%)。2015年全省每千名0至14岁儿童,拥有儿科医师0.53人,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49人),但明显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水平(0.85至1.3人)。

“因我院儿科医生缺乏,10月13日起,暂停急诊儿科每晚11时到次日清晨8时。”2016年10月8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发出告示,该院从晚上11时开始的下半夜暂停急诊儿科,仅收治危重症患儿。据媒体报道,这是自2015年12月以来,广州第5家停止儿科夜间急诊的医院。

“我们东院的医生,在高峰期时连上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该院儿科主任柯志勇坦言,停止夜班急诊的主要原因是缺人,医生排班排不过来。

业内人士表示,导致儿科医生供需矛盾的原因很多。其一,儿科是“哑科”,问诊不易,急症量又大,家长情绪波动较大;其二,由于儿童一般只能做一些常规检查,儿科医生的收入水平明显低于其他科。另一方面,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儿科医生的需求进一步扩大。

在今年广东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上,多份提案聚焦广东儿科医生现状。有政协委员提出要增加对儿科医生的补贴,也有提议认为可从完善人才培训体系上着力。

生育友好型社会应该是什么样的?

国家卫生计生委召开的2017年全国计划生育工作会议提出,要以实施好全面二孩政策、鼓励按政策生育、完善配套政策措施为主线,深化计划生育服务管理改革,促进家庭发展和流动人口基本公共卫生计生服务均等化,构建生育友好的社会环境。

6月15日-16日,全国“全面两孩政策与生育友好型社会建设”专题研讨会在佛山市召开,与会专家认为,生育友好型社会建设实质上就是要创建一个有利于儿童和生育主体的个体发展、有利于生育主体生育需求的满足的环境。

首先是制度环境,需要各种促进儿童、方便父母兼顾家庭和事业发展、促进现行生育政策允许范围内的生育意愿实现的政策、法规、规章等。在物质环境方面,需要友好开放的空间、服务设施,包括各种母婴空间和设施,托幼场所和设施等。此外,营造尊重生育主体及其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关怀孕妇、关心儿童、关照家庭的良好的文化环境也十分重要,生育主体需要在社会生活中被尊重、被理解的情感支持。

“生育友好型社会?我觉得从细节开始吧。”宁琳说,在出行方面,给孩子喂奶和推婴儿车都十分不便。除了在酒店、大型购物商场设有母婴室,其他地方都难以找到合适的场所给孩子喂奶。此外,广州起起伏伏的路面,对于推着婴儿车的母亲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挑战:“有的路走着走着就是台阶,自己一个人带娃出门,就很难一边抱着娃一边拎着车上去。希望在路面设置上,也考虑一下方便推婴儿车的妈妈。”

在母婴室推行方面,广州已有行动。2016年以来,广州市妇联牵头推进全市公共场所母婴室建设,实施母婴室“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年),母婴室基本覆盖市内大型商场超市、三甲医院、机场、二级及以上客运站、公园、星级酒店、办事大厅等重点公共场所。按照目标,广州市2017年底力争全市重点公共场所建成母婴室150间,命名30间广州市公共场所母婴室示范点。

在工作方面,宁琳和张洁都有忧虑。“两个孩子,要是一起生病了,家里老人带不过来,就得请假照顾。”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张洁,常常需要费心平衡工作和生活,而辞去工作在家带娃的宁琳,则担心和社会脱节。“同龄人大多都在工作和学习,感觉就自己每天都在带孩子。以后孩子大一点,我也不知道还能否找到工作。”在难得的空闲时间,她开起了网店,“除了希望赚点钱,还希望能够保持和社会的联系。”

策划统筹:王长庚

陈芳庭对本文亦有贡献

扫一扫东莞楼盘 最新报价鲜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凤岗学位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信微博